FORMOSA台灣建國由美國國會領土權與總統外交特權論起

珍寶國際商務法律事務所曾勁元律師       0952-310232

美國的台灣關係法(TRA)係國會認為有必要而通過後由總統執行的法律,這就如預算案要由國會通過才能由總統的行政權來執行的法案。

但有關總統的外交特權,國會是不可以立法的方式加以干涉,因此美國國會於2002年通過的《外交關係授權法案》(Foreign Relations Authorization Act) 承認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主權要求在耶路撤冷出生的美國人於護照上要登記出生地為以色列之規定,被美國最高法院於Zivitofsky v. Kerry案以干涉總統的外交特權宣告違憲而無效。

白宮「"Our Taiwan policy and our one-China policy 」的一個中國政策,也是總統的外交特權,因此聯合國雖於1971年10/25已以2758號決議由PRC政府代表中國取代蔣介石集團,但美國總統直到1979/1/1才承認PRC為中國政府並終止美國與台灣當局(在1979年1月1日前美國承認其為中華民國)間的政府關係,不得以法律規範之,因為這是單純的總統的外交權事務。

但美國基於Our Taiwan policy派遣第七艦隊防衛Formosa台灣,這是太平洋戰爭美國犧牲12萬多名美軍始自日本取得的佔領地,基於美國憲法第1條屬國會權限,又基於美國承認的占領不移轉主權(Occupation Does Not Transfer Sovereignty)原則,是美國總統終止美國與台灣當局的政府關係後,國會認為有必要而制定了TRA,美國最高法院於Zivitofsky v. Kerry案認為這國會的領土權限與2002外交關係授權法不同。

解決兩岸中國人統一的願望,由在台中國人代表的roc當局,與PRC的中國政府簽署兩岸和平協議是適當的,可以解除美國總統基於TRA的一個中國政策保護在台中國人的義務,因兩岸中國人的統一否這是單純的總統的外交事務,與美國占領FORMOSA台灣,需依美國「憲法程序」防衛台灣無關,台灣出身者應該支持,讓在台中國人早上實現他們的願望。

 日本提議日台邦聯[1],台灣出身者可以於美國,起訴對日和約4b的美國軍事政府說服美國法官,依占領法則發給台灣出身者旅行證件,如同美軍占領硫球時一樣,也請求日本政府依美日友好通商航海條約議定書發給護照,這訴訟以川普當初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的案件為例,只要一審即可定勝負即一年左右即可知勝負,因美國有區別在台中國人與台灣出身者的標準「以有無日本時代的戶籍謄本為準」,我們有信心可以打嬴這場官司,獲勝訴當可說服其他的台灣出身者,與日本形成「自由聯合」關係,Formosa台灣取得加入聯合國的資格,即可與帛琉、不丹等一樣,以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希望有您的支持。 


[1] 收錄於: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9–1976, Volume XVII, China, 1969–1972

美國外交關係,1969–1976,第17卷,中國,1969–1972  http://bit.ly/2UdUbQC


圖出處:維基百科

本文分享短網址:
解決兩岸中國人統一的願望,由在台中國人代表的roc當局,與PRC的中國政府簽署兩岸和平協議是適當的,可以解除美國總統基於TRA的一個中國政策保護在台中國人的義務,因兩岸中國人的統一否這是單純的總統的外交事務,與美國占領FORMOSA台灣,需依美國「憲法程序」防衛台灣無關,台灣出身者應該支持,讓在台中國人早上實現他們的願望。
https://wp.me/paJsTK-3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